余光中:这大半个世纪的行吟啊
http://www.cnwest.com   时间:2012-09-20 15:39:39  进入论坛  字体设置:

我一直盯着余光中老人的双脚,偷偷打量来,打量去。

  四月的北京,骤雨初歇。淡白色的云、铅灰色的云、蛋青色的云,簇拥于天边,像彼此抱团取暖。而云和云热拥,意味着下一场大雨又要袭来。

  余老没有带伞。他戴着一顶巴布瑞式样的鸭舌帽,和夫人范我存女士并肩步出酒店大门。

  他的脚,似乎出奇的大,穿着一双深棕色的皮鞋,看上去,至少有42、3码。

  通常,从人体的比例来讲,脚大的人,个子一般较高。可眼前的老人似乎不到1米7,身形瘦削清秀,像个孩子,是的,神情举止就像个孩子。

  这个大脚的诗人啊,是因为一辈子都在行走吗?

  是行走,让他的双脚从此有了大地的模样吗?

  “一辈子在水上流浪/ 我的家就是宽广/ 早饭在叙府吃过/ 晚饭到巴县再讲/ 嗨幼,嗨幼/ 晚饭到巴县再讲。”

  这是余光中写于1949年的诗歌《扬子江船夫曲》,也是他生平的第一首诗。第一首诗,就是一首奔跑的诗、行走的诗、漂流的诗,所有的远方都像驿站,所有的远方都是故乡。不能停歇,停下来就像叶子从树冠上凋落,鱼孤独地游上河岸。

  停下来就是枯萎啊。

  只有行走。

  脚掌在大地和河流上延展起伏,诗人越走越远,越走越辽阔。

  谁说你的名字写在水上/美的创作是永恒的欢畅

  路过北大未名湖,余光中拉住老伴范我存女士,在岸边合影。

  他问陪同的北大中文系女学生,“湖水有多深啊?”学生答道,余老,差不多一人深吧。

  余光中抬手在头顶比画,“正好可以把一个人淹没。”

  大家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。

  记者:余老,北京大学聘请你成为“驻校诗人”,北大之于您,是一种怎样的意义呢?

  余光中:我本来是被北大录取,可以做北大正式的学生,因为战乱,后来就读于厦门大学,又随父母赴台湾,上了台湾大学的中文系。可见,属于我的时代相当动荡。

  虽然没有幸运地就读北大,但我与北大却始终有一种无形的牵连,当时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,当年就是北大杰出的校友,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,担任过北大代理校长。

  现代主义代表诗人卞之琳、何其芳、李广田,被称为“汉园三杰”,他们都是北大的,我的老师我的前辈,都是北大的。这是我的荣幸。

  今天,我能回来,成为“驻校诗人”,反哺北大,我要努力,不要对不起我的这些前辈。

  走至校园中的蔡元培塑像前,余光中要上前献花。

  “等等,我要把帽子摘掉”。

  他把那顶看上去十分洋气的帽子交给边上的人,双手不断捋顺自己的白发,并侧过头去问夫人,“这样行吗?”

  深深鞠过三躬,他把花束轻轻搁放在塑像前。

  记者:这是蔡元培先生的衣冠墓吗?

  余光中:这应该不是衣冠墓,就是一个纪念的雕像。1941年,抗战中期,蔡元培校长在香港离世,五天后出殡,整个香港降了半旗,之所以民间、学府对他如此崇敬,源于他当时主持北大时包容、多元的胸怀。

  蔡元培最后几年在香港,身体一直不大好。他真正的墓,在香港华人永久公墓,哗,周围的墓多得不得了,很多都比他的豪华。

  我写过一首诗,是写给蔡校长的,“墓中人的手啊/ 曾经摇过五四的摇篮”。

  他注定要做南方的诗人/ 他的诗/ 要在亚热带的风雨里成长

  路过一片银杏树,余光中停下脚步,用四川话对夫人说,“快看,银杏,四川话叫”银恨“。

  一个男孩子听见了,激动地扑到余老身边,“余老余老,您还会说四川话啊,我就是四川人呐。”

  余光中打量了这个个子高高的北大学生,用四川话和他打招呼,“哦,川娃儿。”

  记者:您曾经这样说过自己,“这个孩子啊,他根本就是偏于江南的”。但四川又与您有生生不息的关联。

  余光中:我母亲的家在常州武进。父亲的家在闽南,很少回去,要回去也是回常州。

  常州有我的舅舅,舅舅12岁开始读古文,他对于我,有一种力量,有一种权威,我愿意跟着他走。父亲崇尚儒家思想,教我历史。舅舅教我那些美文,《赤壁赋》、《阿房宫赋》,舅舅是我的启蒙者,我觉得这些文字真好,一旦喜欢了,谁也就挡不住我了。

  四川对我当然也很重要,曾经有七年时间,我都住在四川的乡下,最大的收获就是和大自然很亲近,亲近那些动物和植物,还有当地的气候。日后我写诗歌,那种感性的部分,那种对听觉、视觉、触觉的描写,之所以能够生动,有临场感,四川的生活体验非常重要。

来源: 杭州日报    编辑: 臧薇
打 印】【顶 部】【关 闭
>> 相关文章
·诗人余光中来西安 与学子面对面
·简单吃、爬楼梯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享受绿生活
·余光中新诗集贺80寿辰 坦言很崇拜女词人李清照
·诗翁余光中迎来八十岁生日 马英九手书祝寿
>> 发表评论
    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西部网投稿 | 友情链接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
Copyright©2006-2016 西部网(陕西新闻网) WWW.CNWEST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电话:029-87965269  85257538 商务:029—85226012
本网站法律顾问: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
陕ICP备07012147号 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06001  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706142